他山之石
渥太华大学留学生林一凯的一篇情真感实的日志
2012-12-27 20:35:03    [] [] []   浏览数:1249

许老师,您好!

林一凯去渥太华后,除了学习压力大外,思乡情绪渐浓,小孩第一次感觉到一个陌生的地方的新鲜感过后时的无助和茫然,虽然有一定的思想准备,但现实总是比理想残酷,我跟儿子说,这是对你意志力和信心的考验!话虽这么说,平时聊天时尽量说一些开心的鼓励的话,可是到了中秋节,看到妈妈视频中的月饼,儿子终于没能忍住思亲的泪水,扭头离开了视频……,我当时就责怪他妈,怎么自己也忍不住把想儿的情结表露给儿子呢(其实我也是假装坚强)?!终于使儿子忍了许久的泪水喷涌而出。这个时候,我不会责怪儿子不够坚强,而是儿子又找到了一种释放压力的方法,这不是每个人都会遇到的痛苦的体验。短短的二十几天,就使许多原来看似懵懂的孩子体验到爱的珍贵,并且找到了回报这些爱的责任和动力……。第二天,我渥太华的同学告诉我,说我儿子写了一篇情真感实的日志,现转发给您,请斧正! 

林一凯的父亲

2010105 

 

 

忘记回忆,这样会好过

林一凯(加拿大渥太华大学)

 

孤独中不能绝望,而应成长。

一个人的时候是孤独的时候。听着歌会感伤,会回忆。做菜切到手,好想投进妈妈的怀抱,像一个孩子那样和老妈说“切到手了”,这时候就会听见老妈心疼的语气,很温暖,就算手很痛,但心也是暖的。如果朋友在旁边,也会时不时的鼓励我,我想我不是害怕孤单,我是害怕在遇到困难的时候没有人给我鼓励,给我力量,而电话里的,视频里的,似乎是那么那么的远……

当你自己烧菜,觉得有家里的味道,那种感觉有多伤心,眼泪和饭就混成了一块。我不能照着老妈教我的做,因为那样就有家里的温馨。我不能做老妈每天做给我吃的早点,因为我怕影响我的心情,学习没有状态。我不能听着熟悉的歌,因为我会想起你们的一切一切。

今天本来很开心,室友过生日,叫了一些朋友来家里。认识了一个朋友会弹吉他,一首一首歌,情非得已,痴心绝对,暧昧,突然好想你,突然的自我。为什么啊,我有这么脆弱么?他们一走,我一回味,我竟然就哭了,哭的那么伤心,我有那么脆弱?还是我的回忆深深地刺痛了我了,所以我和别人说,回忆是美好的,但是我现在真的为了回忆很伤心。

下午和小于去国会玩,想起了兄弟们去桂林,小唐、饼、果、园,那时候真的觉得我们玩的很随意,可是到了这边才能感觉到当时的感觉是那么的珍贵,似乎没有和小唐那样说笑风生,装疯,照相,一起摆鬼脸,也没有了家长的催促,累了没?宝贝,喝点水吧!” “来兄弟,一起吃哈根达斯,一人一个口味,但是两个人一起吃,不对是很多一起吃才香。虽然没吃到几口,但是很开心。

现在想起来原来的不经意,现在我是那么刻意那么刻意的去想,想起来了是多么的难过。

我和老爸老妈说好出国前不能哭,我不知道我爸妈那时候难过么?我笑着走出了海关,我可能不成熟,以为那个Good bye就像我和同学去桂林那样,可是上了飞机才发现,已浑然不认识了,飞机大了,人多了,陌生感是那么强,新鲜感让我也没有想家,我觉得我很坚强,很自信的觉得自己可以对付加拿大的一切,在飞机场我还帮助了别的中国人。

这不是旅行,更不是一群人的愉快,而是我自己的路,对啊,自己的路啊。

我突然这么一想我的确很不成熟,以为一切都是那么的单纯。来了这边,第一个认识的朋友就是小于吧,怪怪的,脾气怪怪,发型怪怪,没开学前和她去买书,熟悉这个陌生的城市,今天再一起走过步行街,已经没有新鲜感,熟悉而陌生的街道,和平鸽在天上飞,大雁也已经去找他们的新家了,大雁“人”字飞行,一片一片,天已经黯然变黑,看着落单的大雁在以更快的速度跟上,飞在最头位置大雁不知道会不会等落拉队的它呢?飞慢点吧,别飞太快,我跟不上。我怀疑我就像那只拉队的吧……室友说的没错,高中玩了三年,就可以来一个这么好的大学,然后还想玩四年么?世界上哪里有这么好的事?

我很幸运,真的很幸运,老天给了我这么好的父母,这么好的家庭,这么好的条件,老爸老妈,我谢谢你们对我的爱,也许有点溺爱,但是我真的要说声“谢谢”,你儿子在这边才一个月,我想我真的学到了在那边三年都学不到的东西,一切只有亲身体会才能感觉到吧!

来这边,可能是受到老于影响,真的不想再花家里的钱,那样很可悲,记得曾经看“快乐男声”时听到过这么一句话“独立,什么叫独立,就是完全靠一个人的力量活下去”,我常常想如果没有“家”我在这边能生存下来么?会不会就自暴自弃了呢?我现在只能说半独立,没有了家里人的照顾,可是来源还是家里的啊,什么时候我能完全独立呢?每一粒米,每一床被子,现在用的电脑,是我的么?我可以很不负责任的说是我的,可是我现在这样想我都会哭的很伤心,我为什么还会去抱怨?

每一次哭泣我都觉得不是白费的,我相信我学会了什么,懂得了什么,在眼泪中寻找前进的脚步,我不想别人看见我哭,因为我也不是个爱哭的人,记得高中我就哭过两次,一次高二在学校,还一次也是因为……是啊,我觉得眼泪是发自内心的最好解药,让我得到了释放,不要那么的难过。

现在的世界是那么的新,那么的陌生,又是一种陌生的熟悉,渥太华不大,我已可以了解大概的地形,可是我觉得我的根已经扎在中国了,可能是没有适应,可能是我太恋家,我来渥太华之前我真不知道我是恋家的,一个人在外面过中秋节,似乎听起来的是那么的轻如鸿毛,就算有会议,就算有party,就算有朋友,就算有乐队,但是没有老妈一起切着大团圆的月饼,谁能理解那种痛呢?月亮那么圆,那么圆,很亮,嫦娥依旧可以看到,回到house里,为什么自己就那么不争气,不是因为没吃到大团圆月饼,是没有团圆的缘故吧,

这边,爸爸的同学朱阿姨很照顾我,以至于我有时候去阿姨家就像在家里一样感觉,阿姨的做饭的味道和我老妈不一样,以至于没有让我触景伤情,但是很和睦很欢乐的气氛,谢谢阿姨这边一直照顾我,很感谢。

来了180度大转弯,写了那么多悲伤的,我现在要开心一会了,大家不要以为出国留学那么悲哀啊,哈哈,那样我就成罪人了。我们很幸福,可以在国外这么好的条件里学习,这么棒的设备,这么多中国好朋友,外国的好朋友,让自己得到了全方位的锻炼,记得刚来这边我很开心,从飞机上眺望远景的加拿大,一片森林非常的美,高尔夫球场也是比比皆是,刚来的第二天,阿姨就带我去逛超市,这边的服务员一见你就说How are you today?  见阿姨也很热情的回答了他,似乎看起来他们就像是好朋友一样.我推着推车走在超市里,前面的彪形大汉在买面包挡住了我的去路,他察觉到了他挡道了我,连忙说了三四个“sorry”。突然,心里一颤,说出了一句“You are welcome”,哈哈,说出口潜意识就知道错了,连忙改“That's all right老外开心的对我笑了笑,我也尴尬了对他笑了笑。出门的时候见两米前有个人拿手撑着那,我起初以为他在等谁,没想到他是在等我们,这不是个别例子,如果你见后面看得到人,一般都会帮别人顶着门,一个小动作换来了别人的“thank you”,其实心里还是蛮暖和的。坐公车给他看月票,死机会笑着对你点头并说“thank you”。公车站台之间很近,几乎50米就一个站台,所以这边不是每站都停,有谁要下了,拉一下黄线,司机就知道了情况,果断停车。可是这边每趟车最少都要等15分钟,所以觉得公车还是没有中国好等,冷风嗖嗖的,那时间觉得特漫长。

加拿大,很美;中国,是我的家。老外都说了“Family is family”。  

渥太华当地时间2010923日晚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