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花妙笔
高二中加班唐予晨同学暑期优秀自命题作文欣赏
2014-8-12 09:49:55    [] [] []   浏览数:854

 心灵随笔

唐予晨/高二中加1班语文课代表  

小学的时候写过一篇作文叫《转角遇到爱》,初中的时候还写过同题异构的翻版。

小学时的那篇作文写的就是在一个巷子中遇到一个拖垃圾车的老人,自己开始很讨厌他,但是当他把我从楼上直接扔下的垃圾捡起推开后,我就很感激他。其实,那个故事是虚构的,但让我从来没有想过的是笔下的文字竟有一天会应验在自己身上,而命运恰好就给了我这样一个机会,让我知道什么才是活着的文章。

今天放学骑车回家,快到楼下的时候,我看见一个推着垃圾车,一路整理垃圾箱的老人,那车正好挡在通往单元的楼道口前,于是我决定从石阶上穿过去。看见他费力地托起垃圾箱往车子里面倒,我突然觉得我应该去帮帮他,我听到心里有个熟悉的声音对我说他需要帮助,但是我没有,不知道是什么竟然让我无动于衷,低着头从车前直接推过单车。把单车从稍高的石阶上搬下来还是有些许费力的,就在我准备抬后轮的时候,那老人说着一口不标准的普通话,问我要不要帮忙,我还愣着不知怎么办的时候,他已笑着帮我把车抬下了石阶。我的心一颤,为自己刚刚犹豫不决要不要去帮忙而感到羞愧,却只能笑着对他说声“谢谢”,然后目送着他又推着满满一车的垃圾离去。

再回头去看看最初的那篇作文,它已不是老师眼中多么优秀的范文,仅为一个个排布整齐的方块字而已。假若没有这次的经历,我就很难正真体会到活的作文,活的文字,而那每一个都是富有情感的。作为回报,我猛下决心,要把作文和现实中转角的爱,都努力传递下去。 

 

重访故地

唐予晨/高二中加1班语文课代表 

尽管手指紧紧地捂着鼻子,夹杂着细碎灰尘的汽车尾气还是能够从指缝间窜进鼻子,令人窒息。马路对面,是那扇迎来送往过我六年的校门。大门里新翻的教学楼旁那依稀显露的绿色,牵扯住我的脚步,在那儿非但没有呛鼻的灰尘,还散发着一缕勾人心魂的幽香。

是时候去拜访一下了。

四个月的变化已足以让人瞠目,更何况四年。正直小大暑的季节,尽管太阳已经准备休息,犀利的阳光还是如利剑一般刺得我眼睛无法睁大。光秃秃的不锈钢升旗杆反射着太阳光,我只好眯起眼睛穿过指缝看它孤零零地地耸立。需要仰视才能望见的草尖有时也会垂下一些,好让我努力伸长的手也能触碰到蝴蝶蜻蜓曾经留下的足迹。高过头顶的野草阻断了我的视线,也阻挡了我的步伐。尽管拼了命踮起脚尖又或是高高跳起,也只能看到承载了我满满回忆的梯子一截。草丛间的沙坑定是被高过人头的杂草给掩盖住了,拈起一撮不知何时被吹落在跑道上的细沙,在手指尖的熟悉竟然扯出了我回忆最后的衣角……

即使不是热浪滔天的盛夏,在宽阔的操场上,就算是西下的太阳也能把人蒸烤出一粒粒汗珠。操场上最耀眼的,永远都是矗立云端的旗杆上那抹猎猎的大红。在与膝盖齐高的野草间胆颤心惊地奔跑穿梭是已经成为昔日习惯的乐趣。奔跑跳跃间还不忘顺手抽出几根草茎,娴熟地编起手镯或戒指。一低头就能看见的高不过腰的杂草尖,是捉些蝴蝶蜻蜓的最佳场所。然而,不管拥有多少旺盛的精力也总有疲惫的时候,累了,也就顾不上草垛间是否有会叮咬的小虫,躺在有点扎人的草尖尖上却比在家里的凉席上还要清爽舒服。抑或爬上高高的铁梯小憩片刻,却往往一碰上它滚烫的身体就落荒而逃了。离梯不远处是一个小沙坑,那是最不可错过的游乐场。

四年前的那天,就是在那沙坑游乐场和铁梯间的几次徘徊往返,让我牵住朋友的手,这一牵就是四年。

我们手牵手一起翻过齐膝的草丛,一次次往返于铁梯与沙坑。一把把渗着水的砂,在两双天真的手中慢慢呈现一个蛋糕的雏形。一个下午的欢乐时光,都被那两双不知疲倦的手,融入了一个精美的蛋糕中。尽管有再多不舍,到了太阳西下妈妈叫我回家吃饭的时辰,我们还是与那个蛋糕恋恋不舍地分别了。可是那份埋在蛋糕里的友谊却没有和我们说“再见”,反而让我们的手握得更紧。也许,那就是天然的乐趣的魅力所在吧……

思绪坐着时光机回到了现实,视线穿过灰尘满天飞的马路,穿过学校的大门,落在了它不能清晰到达的一栋老房子上。如果还能牵起里面的那双手,一定和四年前的感觉一样吧。摩挲着手中的细沙,眯起眼睛看向那模糊的远处,我依稀又看到两个女孩手牵手,肩并肩。

是啊,是时候该去拜访一下了。

 

关闭